天津友發鋼管
銷售部:13652143377
詳細信息
山西煤炭產能或大幅下降 投資不足成最大障礙
近年來,經過整合重組的山西煤炭行業發生了顯著變化,不僅安全生產水平取得了長足進步,而且產量穩步增長,有力地保障了國家能源供應。然而,記者在采訪中發現,由于投入不足、各種矛盾交織等原因,山西省重組整合礦井建設速度緩慢,未來幾年山西省的實際煤炭產能將面臨大幅下降。這不僅制約了山西煤炭資源整合成果的充分顯現,也不利于構建保障經濟長遠發展的能源儲備和能源安全體系。
后備礦井建設緩慢
目前,山西省煤礦批復總產能為13.24億噸/年,但“十二五”期間山西將有20多座國有重點煤礦因為資源枯竭而產能衰減,有近100座重組整合礦井和新建礦井不能按期竣工投產。因此,到2015年山西全省煤炭實際產能約為11億噸/年。
盡管目前國內煤炭形勢不景氣,但增加煤炭產能儲備仍然十分必要。在未來很長時間內,煤炭仍將是我國最主要的能源保障,而且消費量會持續增加。中國煤炭協會預測,到2020年全國煤炭消費總量將達到48億~53億噸,在2012年的基礎上再增加14億噸左右,因此煤炭短期供應寬松與長期總量不足的矛盾十分突出。煤炭專家表示,正因為如此,加快推進山西重組整合煤礦建設,不僅對落實山西煤炭產業“增量、穩價、降本、提效”的總要求具有積極的現實意義,而且對構筑長期能源安全也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
2013年,山西省煤炭產量達到9.6億噸,超過全國煤炭總產量的1/4,對全國煤炭生產具有重要影響。截至2013年上半年,山西已經累計完成重組整合礦井開工報告審批710座,91.3%的重組整合礦井都拿到了開工報告,但全省煤炭基本建設暨重組整合建設礦井僅有22%建成,仍有78%的礦井在建,推進速度緩慢。
為此,山西省煤炭工業廳2013年5月份專門召開了全省煤炭基本建設暨重組整合礦井推進會,協調各方為全省整合煤礦建設提速。山西省煤炭工業廳廳長吳永平在會上表示,這些礦井大部分要在近一兩年時間內建成,壓力很大,但必須全力推進,確保如期完成建設任務。
吳永平說:“推進山西重組整合煤礦建設是確保煤炭產能儲備的重要保障,我們一方面要實事求是地合理進行產能核定,另一方面要加快建設進度,到‘十二五’末確保形成全國、全省經濟發展需要的產能儲備和生產能力,在國家和山西需要時能夠順利釋放產能,保證煤炭供應。”
各方矛盾難以化解
記者采訪發現,重組整合礦井建設速度緩慢,既有地質條件復雜等客觀因素制約,也有管理薄弱、技術人員缺乏等因素影響,但最關鍵的是投資不足導致許多矛盾遲遲得不到化解。
記者在臨汾等地調研發現,由于補償資金不能及時到位,許多重組整合煤礦都出現了被整合主體法人不配合變更相關手續的情況,從而干擾了建設進度。
山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工作人員透露,目前全省許多被整合的礦井都沒有注銷原來的煤炭企業法人營業執照,這直接導致重組整合煤礦無法辦理新的法人營業執照,對企業的建設肯定會產生不利影響。一些整合礦井負責人表示,不能取得新的法人營業執照就意味著不能經營,即便礦井完成建設,企業也無法進行生產,這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建設的積極性。
此外,由于補償協議不能及時履行,也造成了被整合礦井法人阻撓礦井建設的情況。例如,臨汾市堯都區柳溝煤礦和夢源煤礦在2009年被整合為新夢源煤業有限公司,當時雙方簽訂了“4.2億元現金、49%的股份,共計8億元”的補償協議。2011年,這一補償協議被變更為“總價3億元,其中1.5億元入股”。原煤礦法人王長明認為這是“霸王協議”,雙方由此產生“頂牛”,致使新夢源煤業自2011年領到開工報告后至今無法建設。更有甚者,因為經濟糾紛得不到及時解決,一些被整合煤礦的法人組織工人四處上訪,圍堵企業,嚴重阻撓了正常的建設進度。
此外,記者在一些地區還發現,由于有的整合主體缺乏資金投入,已經出現了將旗下的整合礦井私下轉包給其他企業建設的情況,不僅違反了相關規定,也在一定程度上留下了安全隱患。
類似情況不但給整合雙方都造成了巨大損失,也在礦井所在地造成了負面影響。特別是當地村民以前主要是依靠在煤礦打工謀生,現在由于礦井停建而失去了工作和收入,怨憤情緒增加。臨汾市鄭家莊村支書梁冠興說,“以前,我們村有好幾百人在煤礦打工,現在都被遣散回家,失去了穩定的生活來源,各種矛盾比較尖銳”。
企業融資能力有待加強
目前,煤炭行業不景氣,整合主體效益下滑,銀行還貸壓力增大,加之有的煤炭集團整合礦井數量過多,因此難以承擔整合所產生的巨額補償和建設資金。
吳永平表示,煤炭形勢呈低位運行態勢,這是在經濟大環境影響下煤炭市場的理性回歸,煤炭行業對此應該有理性認識,在這種情況下,更要加大投資,但有的企業卻認識不足,影響到煤炭再投資的積極性,對礦井建設的進度產生了一定影響。
對此,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長周鳳起表示,山西煤炭資源整合取得了巨大成功,并為資源型地區的發展提供了一些可資借鑒的經驗,對于目前存在的各種矛盾和問題,政府應該牽頭強力推進,從而妥善化解各種矛盾。
一是要努力增強企業的融資能力,吸收外來資金注入,化解整合主體資金不足的壓力。周鳳起認為,目前煤炭市場已經告別“黃金期”,煤價大幅下跌,煤炭企業普遍面臨巨大的生存壓力,而且短期內不會出現明顯好轉,單靠企業自身力量很難解決這些矛盾,因此可以鼓勵煤炭企業通過市場進行融資,允許其他資本參與山西的礦山經營,從而減輕企業的負擔。
二是政府要在政策上予以更多扶持,對于那些已經陷入僵局或整合主體已經無力負擔的礦井,可以為其變更整合主體,讓實力更強的企業予以整合。目前,一些煤炭企業也希望通過變更整合主體的方式來減輕負擔,但是限于政策規定難以實現。周鳳起表示,政府也可以通過直接注資的方式來緩解煤炭企業的資金壓力,否則很容易導致轉包行為,從而留下各種隱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