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友發鋼管
銷售部:13652143377
詳細信息
2015年全球能源格局新變化
過去半年來,原油價格從每桶100美元以上驟降至現在的50美元左右,跌幅超過一半,且持續走跌的勢頭不減,成為具有深遠影響的國際戰略問題。油價下跌導致了全球經濟在局部地區的失衡,對油氣行業、新能源行業和地緣政治都帶來了深遠影響。

中俄天然氣合作有更多新空間

2014年,俄羅斯經濟頗多曲折。在其發布《2035年前俄羅斯能源戰略》時,對俄羅斯石油、天然氣的前景抱持積極樂觀的態度。然而,隨著俄羅斯深度介入到克里米亞事件之中,低油價和來自西方的制裁都嚴重打擊了俄羅斯經濟。

我們知道,俄羅斯政府2/3的財政收入來自俄羅斯油氣企業上繳的稅款。石油方面的收入減少使得盧布對美元的匯率降低了41%,引發了對于其將在2015年陷入衰退的恐慌。世界銀行對此作出了預測,認為俄羅斯的經濟將在今年縮水0.7%。

美歐國家對俄羅斯的制裁包括兩個方面:其一,美歐國家限制了俄羅斯能源企業在西方國家資本市場進行融資,掐斷了其獲得資本的源頭;其二,美歐國家還對俄羅斯進行了技術限制,阻止西方技術進入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工業,尤其是用于勘探深海、北極圈以及頁巖層的鉆探、試井和測井技術。

面對美歐可能越發嚴厲的制裁,俄羅斯正逐步將發展重心轉向東方。并且,亞洲能源市場對于俄羅斯的能源供應有需求,巨大的需求為俄羅斯石油出口創造了機會。中國、印度、日本、韓國以及其他的亞洲國家一直在尋找充足、可靠的能源來源,這為俄羅斯與亞洲諸國之間的油氣合作打下了堅實的供需基礎。對俄羅斯來說,長期在亞洲市場占有更多的份額,包括石油和天然氣,尤其是天然氣,將是俄羅斯亞洲能源戰略的關鍵。中國與俄羅斯在2014年5月簽下的天然氣大單不僅是一個突破,也是深化俄羅斯與中日韓合作的良好開端,為俄羅斯打開亞洲市場奠定了基礎。

中國在宏觀層面上的能源戰略,是需要擺脫對傳統能源的過度依賴,加強能源供應的多樣化,從俄羅斯進口天然氣的確對改善中國的能源消費結構有所裨益。

全球天然氣供給過剩局面出現

隨著美國頁巖氣的崛起,我們之前判斷亞洲天然氣市場將在2020年左右迎來供需寬松的局面,但這種預期因為近來油價的急速下跌而加快實現了。2015年開始,亞洲LNG(液化天然氣)現貨市場將出現過剩局面。而如果油價繼續保持60美元/桶水平,LNG現貨價格將維持在7~8美元/百萬英熱單位,相比于2013年下跌一半。

2015年,澳大利亞在建的7個項目中將有4個陸續投產,將給亞太市場帶來近2000萬噸LNG,這個數字占到2013年亞太地區LNG貿易量的15%。而隨著4個項目投產,澳大利亞的LNG出口能力也將在2015年從2430萬噸/年增到4220萬噸/年。

截至目前,美國提交申請的項目產能超過2.91億噸/年,美國能源部已批準了8個項目可以向non-FTA國家出口,總出口量達到8700萬噸/年。2015年的總開工項目為3個,產能達到6500萬噸。其中SabinPass項目將于2015年投產,將有750萬噸/年的產量出口歐洲(再轉口到亞洲).

在澳大利亞和美國之外,已經開工有明確投產日期的還有俄羅斯的亞馬爾項目,其產量達到1650萬噸/年,將于2016年投產。由于歐洲天然氣需求的降低,出口歐洲的LNG將向亞洲轉口。

全球供給將在2015年出現一個飛躍,而亞洲將是這些新增供給的唯一目的地。

LNG項目建設的周期一般在3~5年,現有項目集中投產則是根據前幾年“未來需求堅挺”的判斷,但需求的變化“出人意料”:2015年開始,亞洲主要消費國的天然氣需求都將出現放緩。

作為全球LNG最大買家的日本,在2011年核事故后其LNG進口量不斷攀升,從7000萬噸增到2013年的8780萬噸,2014年前10個月的進口量達到了7400萬噸,比上年同期增長2.6%,全年進口量或將達到8900萬噸。

不過2014年將是日本LNG進口的峰值,之后日本的LNG進口量將逐漸下降。主要原因有三:

第一,日本部分核電站確定重啟。根據第一財經研究院報告,如果日本永久關閉核電站,到2020年將在當前基礎上再增加進口1500萬噸LNG,但如果日本恢復60%核電能力,到2020年將在2014年基礎上減少2000萬噸的LNG消費。日本原子能規制委員會在2014年9月批準川內1號和2號重啟,時間將在2015年初。日本安倍首相近日在眾議院勝選后,重啟核電將是其任內推行的重要措施。

第二,日本經濟低迷抑制天然氣消費。日本2014年4月提高消費稅后,連續兩個季度GDP縮水,截至目前已收縮了1.9%。

第三,日本光伏政策發力,擠壓天然氣消費。日本產經省在2014年3月頒布了光伏上網補貼。日本可再生能源基金會認為,未來五年日本屋頂光伏發電成本將從50日元/千萬時,降到30日元/千瓦時,這將直接沖擊未來燃氣發電的需求。

韓國在2014年初重啟了古里核電站,并加大了燃煤電廠的使用。韓國天然氣公社(KOGAS)認為,2014年韓國的LNG進口將同比下降10%,而未來幾年的需求也將下降。

中國可能是亞洲唯一的LNG消費增長國。但中國總體天然氣消費增速已從原來的年均30%,下降到2014年的10%以下(前10個月為7.1%,較上年同期下降6.7%).

油價下跌背景下的可再生能源

近年來,石油的全球消費總量不斷攀升,但市場占有率并不與之匹配,其他燃料的消費增量多于石油的消費增量。例如,價格相對低廉的煤炭,市場占有率顯著上升,尤其是在經濟和能源需求旺盛的中國和其他新興經濟體。天然氣則在發電、供暖和工業應用等領域取代了石油,核能的快速發展進一步降低了石油發電的比重。

近期,人們越來越多應用可再生能源,其價格也隨之逐步發展到了可被接受的程度,可再生能源已經不再單單是替代品,而成為大規模消費的能源產品,連沙特阿拉伯和卡塔爾等主要石油出口國也注意到了可再生能源的潛力,開始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

原油、可再生能源均是一次能源的重要組成部分,但這兩類一次能源的主要應用領域的交叉性并不高。石油主要應用領域為交通、化工領域,而可再生能源的主要應用領域則為電力領域。目前,使用石油作為發電燃料的機組(燃油機組)在整體電力結構中的比例非常小,火電機組絕大多數都是燃煤的。因此,原油價格的下降,將不會通過燃油機組發電成本減少的方式直接沖擊可再生能源發電。

很多人認為天然氣同屬清潔能源,并且較可再生能源發電更有效率、更加穩定,天然氣價格的下跌會降低燃氣機組的發電成本,威脅可再生能源的發展。事實上,尤其在中國,風電、光伏發電等目前正在大力推廣的新型能源發電方式,與燃氣發電是存在一定的依賴關系的。

由于風能和太陽能受外界自然因素影響較大,出力不穩定,中國當前大量的“棄風”“棄光”問題與電力系統中缺乏靈活的調峰電源息息相關。燃氣機組具有很高的靈活性,爬坡速度較快,能夠承擔調峰調頻任務,為可再生能源并網發電提供輔助服務,利于大規模的可再生能源發電上網。但由于氣價較高,尤其是中國“缺氣”的資源稟賦條件,導致燃氣機組發電成本很高,在整體電力結構中的比例較小。

如果未來油價下跌,氣價也隨之下降,將帶動燃氣機組發電成本的縮減,增加電網靈活電源的比例,降低調峰成本,為可再生能源并網發電提供更低廉的調峰輔助服務。因此,不應單純由于天然氣發電成本降低就認為這將阻礙可再生能源的發展,天然氣發電與可再生能源發電之間的關系不僅是并列的兩種發電類型或是相互競爭的對象,同時天然氣發電還對可再生能源發電具有調峰作用,燃氣機組發電成本的下降利于風電等可再生能源的大規模并網。

市場競爭將一直存在,但能源安全不是只依靠一種商業燃料來維持的,多元組合將成為必然選擇。因此,油價和可再生能源發展并不是純粹的負相關關系,更不應認為油價下跌在短期內將使得可再生能源發展勢頭遇挫。我們應將化石能源作為可再生能源技術創新、成本縮減、機制完善的驅動力量,并利用好化石能源在能源轉型中可以發揮的過渡作用,助力可再生能源發展。

能源轉型已經發生,前景明朗。非常規油氣和可再生能源將必然取得愈來愈大的份額。

美國中東能源戰略發生新變化

中東地區石油蘊藏豐富,且中東油層埋藏淺,石油開采成本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出產的石油油質好,多為經濟價值較高的中、輕質油。因此,無論美國在中東要推行任何計劃或要如何處理中東危機,都不得不慎重考慮其石油市場。

一年前,美國政府決定逐步撤出在伊拉克的軍事部署,轉而尋求建立與俄羅斯的良好外交關系,并與伊朗就核問題進行談判。但一年之后,美國針對伊斯蘭國(ISIS)的行動似乎抹去了一年前承諾留下的記憶。反恐,是美國在中東地區無法回避的議題之一。

隨著美國頁巖氣革命的深化與新開采技術的逐步應用,美國境內油氣資源自我保障率得到大幅提升,能源進口依賴程度一再降低,從中東地區進口石油的相對比例較大幅度下降。據此,美國適時轉變了控制中東地區石油的策略。穩定的中東地區石油輸出量和穩定的石油價格對美國的石油企業并非全是好事,反而會使美國石油企業喪失通過投機牟取暴利的機會。因此,即便美國通過能源獨立計劃大力發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并提高能源的利用效率,降低了能源進口的依賴度,減少了中東問題帶來的石油方面的附加壓力,美國也不可能立即從中東撤離。

2014年,油價頻頻下跌之際,作為OPEC最大的石油出口國——沙特拒絕了減產的要求。客觀來說,低油價已經給美國能源企業帶來了壓力,這些企業賴以提煉石油的頁巖技術的成本是比較昂貴的。

為實現能源來源多元化,美國加強了與拉美、北非和中亞產油國的聯系,通過展開政治經濟交往和軍事滲透,占據石油開采和運輸的制高點,為美國開辟了新的石油進口來源,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美國石油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