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友發鋼管
銷售部:13652143377
詳細信息
人民幣貶值壓力考驗央行 專家:貶值時機尚不成熟
以歐洲央行為代表的各大央行陸續打響“通縮保衛戰”,美國經濟一枝獨秀越發鞏固美元強勢地位。2015年人民幣貶值壓力不容小覷。

繼23日人民幣即期匯率大跌222個基點后,26日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收盤報6.2542,繼續大幅貶值254個基點,創2014年6月來新低。盤中最低跌至6.2569,一度逼近中間價的最大波幅2%。

最近兩個月以來美元指數走強、人民幣下行,已經導致居民和企業持有美元意愿增強,購買美元增多。2014年12月,外匯占款明顯回落。

人民幣是否已經進入貶值通道?在全球非美元貨幣普遍貶值的情況下,人民幣是否應該主動貶值尋求自保?

“市場一定會密切關注今日(1月27日)央行給出的中間價。如果央行再次下調中間價,會讓市場認為央行有意讓人民幣貶值。這將增加資本流出壓力并造成人民幣進一步貶值,這樣的惡性循環不是央行希望見到的。”招商銀行總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劉東亮對《第一財經日報》分析稱。

在劉東亮看來,預計央行會選擇“維穩”或者上調中間價,因為目前人民幣貶值條件并不成熟。

逼近跌停位

1月26日,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收盤價為6.2542,延續上一交易日(1月23日)下跌勢頭,并創下自2008年12月以來的最大兩日跌幅。

此外,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下跌幅度已逼近中間價的最大波幅2%,最大跌幅達到1.95%,刷新歷史紀錄。

根據央行規定,自2014年3月17日起,銀行間即期外匯市場人民幣對美元交易價浮動幅度由1%擴大至2%。

昨日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的數據顯示,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1384,較前一交易日(1月23日)的6.1342再度下調了42個基點。

值得注意的是,1月23日,人民銀行已經大幅度下調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95個基點,由6.1247下調至6.1342,連續兩個交易日累計下跌137個基點,創2014年12月5日以來的最低水平。

央行會否“維穩”?

市場分析人士認為,中間價變化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反映央行對于人民幣匯率的態度。央行連續兩個工作日下調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意味著央行有意在擴大人民幣的下跌幅度。

招商證券宏觀研究主管謝亞軒對本報記者表示,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的調整釋放出明顯信號,即人民幣中間價是對一籃子貨幣的客觀體現,在歐美政策分化導致美元走強、歐元明顯減弱的情況下,人民幣所對應的一籃子貨幣情況也隨之發生變化,這是中間價更為市場化的表現。

此外,謝亞軒等多名業內人士均對本報記者表示,昨日盤中并未見央行入市進行干預。

也有媒體報道稱,某股份制銀行交易員表示,并未見到明顯的中資大行結匯打壓美元價格。人民幣大幅下跌后結匯盤增加,對沖人民幣貶值壓力,使人民幣在6.2500上方持續波動。

市場分析人士稱,中國央行近幾個月來一直在“默許”人民幣貶值。昨日人民幣對美元逼近跌停位,央行并未出手干預,再加上連續兩個工作日大幅下調人民幣中間價,這些是否意味著央行有意為人民幣貶值“開綠燈”?市場人士普遍認為尚有待觀察。

“自上周歐洲央行推出QE(量化寬松政策)后,人民幣貶值壓力已經開始醞釀。26日中國央行繼續下調中間價,使累積的貶值壓力找到宣泄出口,但這并不意味著人民幣將持續大幅貶值,關鍵看央行的態度。”劉東亮稱,考慮到我國目前貿易順差太大,央行預計不會輕易讓人民幣大幅貶值。

貶值時機尚不成熟

1月23日,中國央行副行長潘功勝表示,歐洲央行推出QE,加上美國量化寬松政策正常化的趨勢,將會進一步推動美元匯率走強,從而可能會對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形成下行壓力。

盡管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近期持續貶值,但不容忽視的是,人民幣在非美貨幣中仍表現相對強勢,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也一直延續升值勢頭。分析人士指出,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過于堅挺將不利于國內經濟復蘇。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預期今年人民幣匯率最大貶值幅度將達5%左右。他認為,當前人民幣有效匯率并不均衡,而是被持續高估。

人民幣貶值時機是否成熟了呢?多位經濟學家給出的答案是否定的。

劉東亮對本報記者分析稱,目前人民幣不能貶值的最主要原因是我國貿易順差過大,去年11月份,貿易順差創歷史紀錄,12月份順差額為歷史第三高的水平,在這種情況下,人民幣如果再貶值,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而謝亞軒對人民幣貶值最大的擔憂是,市場會形成對人民幣持續貶值的預期,降低市場對人民幣的需求。

人民幣脫鉤美元可行性探討

如何把美元升值對人民幣的沖擊降到最低呢?

人民幣與美元脫鉤似乎在業內漸成共識。民生證券研究院副院長管清友分析稱,美國此輪復蘇伴隨貿易再平衡,不會直接帶動中國的出口。相反,由于人民幣盯住美元,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將隨著美元指數一起加速攀升,這將對出口造成更大的壓力,將促使國內采取更多內生性微刺激措施,倒逼國內改革。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員吳慶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央行正在努力進一步擴大匯率浮動范圍,人民幣與美元脫鉤需要經歷兩個中間狀態,首先是央行減少干預、擴大匯率浮動范圍,其次是央行盡量不干預,但不承諾不再干預,可以隨時恢復干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