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友發鋼管
銷售部:13652143377
詳細信息
地方外貿布局2015:外貿進入中低速增長期
中西部地區對整體進出口增量貢獻約60%,首次超過東部。

記者梳理各省市區年初出爐的政府工作報告發現,東部省份如天津、福建、山東、廣東均未完成其進出口預期增長目標,中西部省份除甘肅、新疆外,基本都超額完成目標,湖南、廣西實際增速甚至達到預期目標的兩倍。

從全國范圍看,外貿正進入一個中低速增長期,除山東、甘肅、新疆外,各省市區對今年外貿增長的預期都遠遠低于往年。

“無論是沿海還是中西部,未來外貿發展的關鍵在于培育新的出口增長點。”商務部研究院外資研究部主任馬宇告訴記者。

各地政府工作報告顯示,融入“一帶一路”、發展跨境電商、推進貿易便利化和擴大服務業開放等措施成為培育外貿新增長點的方向。

“悲喜”兩重天

東部沿海省份雖在進出口總額上仍然獨占鰲頭,但增速普遍低迷,陷入“悲喜”兩重天境地,與中西部省份的高速增長態勢形成鮮明反差。

根據商務部數據,2014年東部地區實現進出口總額3.66萬億美元,增長1.6%,占全國進出口總額的85%,較2013年下降1.5個百分點。中西部地區進出口保持較快增長,其中,中部地區進出口3127億美元,西部地區進出口3344億美元,分別增長10%和20.5%,中西部地區合計對整體進出口增量貢獻60.3%,貢獻率首次超過東部。

從外貿進出口總額排名來看,2014年的格局與2013年并沒有太大改變。排在前10位的除了重慶(第十位)是西部省份外,其他省份均屬于東部地區。廣東仍繼續領跑全國,穩坐第一把交椅,比排名第二的江蘇高出近九成。上海被北京趕超,由第三位跌到第四位。

“這對上海不僅不是壞事,還是希望所在,說明上海正在追求高質量的發展。”上海對外經貿大學國際經貿學院教授張鴻表示,上海進出口總額降低原因在于當地正在向服務業轉型,制造業這一貿易“大戶”則逐步向中西部轉移。據悉,2013年上海市服務業占生產總值的比重提升至62%,服務貿易進出口占全國30%左右。

從增速看,排在前10位的省區分別是寧夏、重慶、陜西、貴州、廣西、湖南、青海、內蒙古、湖北、云南,有8個省區均在西部,中部有湖南、湖北兩個省區,東部則沒有。寧夏、重慶、陜西、貴州四省區的增速均超過30%,遙遙領先于全國的平均水平。

東部11省市,基本與過去外貿高增長的“光輝歲月”告別,除北京、河北增速高于全國平均水平,其他省區均呈現低位運行態勢,廣東、遼寧兩地的外貿甚至還同比下降。

“中西部增速比較快,不是因為其競爭力提高,而是出口生產地從東部轉移過來了。”馬宇評述道,比如,富士康近年從沿海向內地省份如河南、四川等地轉移,對遷入地外貿貢獻就非常大。

制造業的轉移也讓中西部地區對外資的吸引力進一步增強。商務部數據顯示,2014年,東部地區實際使用外資金額979.2億美元,同比增長1.1%,占全國總額的81.9%;中部地區實際使用外資108.6億美元,同比增長7.5%;西部地區實際使用外資107.8億美元,同比增長1.6%。

東部地區由于現有貿易規模已經非常龐大,在轉型升級成功產生新動力之前,外貿難以獲得突破性發展。中低速增長將成為“新常態”。

馬宇強調,無論是沿海還是中西部,未來外貿發展的關鍵在于培育新的出口增長點,而不能寄望于產業轉移。

聚焦“一帶一路”

雖然目前國家層面的“一帶一路”規劃即將出臺,各省份都已提前布局,主動融入這一大戰略。

《財經國家周刊》記者梳理各省、區市政府工作報告發現,除廣東、吉林、海南外,其余省市自治區均提及“一帶一路”。

北京、河南、遼寧等提出要主動融入“一帶一路”戰略,天津、湖南服務“一帶一路”,貴州積極參與“一帶一路”,等等。這些省區市只是簡單提及,并未作進一步說明,但“積極”“主動”是其共同態度。

相較之下,“一帶一路”核心區域的16個省市對各自定位及發展重點更為明確,并對今年的推進工作和目標作出了具體安排。比如,重慶的定位是“一帶一路”的“戰略節點”,福建則要“打造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云南更為明確地要立足于“在''一帶一路’戰略中對南亞東南亞的輻射”。

“一帶一路”旨在構建對外開放新格局,因此,地方在布局時都注重與相鄰國家和區域的互聯互通,很多省區市的交通基建規劃已經成型并且細化。比如,四川從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全方位布局,以期“暢通東向出海通道”、“對接孟中印緬經濟走廊運輸通道和西南出海大通道建設”、“形成通往西北和中亞的便捷通道”、“提升連接歐亞大陸橋的運輸大通道”。

在產業轉移的方向和方式上,甘肅、陜西、青海、四川等省也都有了計劃和安排。比如,陜西提出,支持楊凌建立“一帶一路”農業技術援外培訓基地和在國外實施節水農業、良種繁育、生物工程項目,引導建材、食品、紡織、水泥、光伏企業到中亞國家釋放產能。

另外,不少省份還表示將開展對外商務合作和人文交流工作。如甘肅要推動中歐貨運班列常態化、青海要舉辦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經貿合作圓桌會議、福建著力推進中國——東盟海上合作基金項目并做好華僑特別是新生代華僑工作,等等。

雖然各省都對“一帶一路”表現出極大熱情,但是,“由于涉及外交、政治問題,''一帶一路’不可能全面開張,國家必須打頭陣,與沿線國家磨合溝通,循序漸進、各個擊破,不要操之過急。”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世界經濟所所長陳鳳英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

跨境電商成“新寵”

近年來,雖然我國進出口增速放緩,但跨境電商發展迅猛,已經成為推動外貿增長的重要力量。商務部數據顯示,2013年中國進出口總值4.16萬億美元,同比增長7.6%,其中,跨境電商進出口交易額約5057億美元,同比增長31.3%,占中國貿易總額的12%。2014年上半年,跨境電商進出口增速也超過了30%。

在剛剛召開的全國進出口工作會議上,商務部副部長鐘山指出,2015年外貿重點工作之一就是要著力培育外貿新商業模式,支持和推動跨境電子商務等發展。

“跨境電商作為下一步的外貿增長點,確實有很大的發展前景。”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貿易研究室主任宋泓告訴記者。

《財經國家周刊》記者對比各省近兩年的政府工作報告發現,跨境電商的關注度驟升。去年,只有北京、天津、浙江、廣東等6省市提及“跨境電子商務”,而今年,東部所有省區(廣東、海南尚未發布)、中部的黑龍江、山西、安徽和西部的四川、新疆都提出要加快發展跨境電子商務。

另外,湖南表示“建設好跨境電商監管中心”,河南將“推動鄭州跨境電商服務試點成規模、提水平”,陜西則提出“支持西安申報跨境電子商務進口試點。”

據了解,為支持跨境電商這一新型業態發展,海關總署從2012年開始選擇條件成熟的城市開展試點,通過試點建立新型跨境貿易電子商務監管模式。截至2014年底,上海、重慶、杭州、寧波等16個城市已經獲批開展跨境電子商務,目前尚在排隊申報的城市還有很多。

“跨境電商的發展還需要很多保障條件,如國際物流和倉儲的配套、產品質量的保證、跨境支付的保障,等等。”宋泓表示,在國際范圍內尤其是發展中國家要配套起來還需要一個過程。

浙江近日公布《浙江省跨境電子商務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15?2017)》(下稱《計劃》),其中一項重要內容就是要通過建設公共海外倉解決跨境電商面臨的國際物流和倉儲難題。《計劃》指出,“支持有實力的企業在美國、俄羅斯、英國、德國等跨境電子商務主要出口市場設立海外倉,搭建以海外倉為支點的目的國配送輻射網點。”

貿易便利化

作為外貿穩增長的措施,貿易便利化被許多省市寫進了地方政府工作報告。

馬宇認為,“制度層面的問題已經成為制約我國外貿水平提高的根本所在,而其中,貿易便利化更是關鍵節點。”

《財經國家周刊》記者梳理各地政府工作報告發現,貿易便利化措施基本集中在以下三個方面。

一是通關便利化改革。如建立國際貿易“單一窗口”制度(天津、遼寧、福建、廣西)、深化關檢合作“三個一”(遼寧、廣西、重慶)、推進電子口岸建設(遼寧、黑龍江、上海、福建、山東等。

二是通過退稅減輕企業負擔。如安徽提出要“落實出口退稅和啟運港退稅政策”、陜西表示將“用足用活出口退稅政策。”

馬宇認為,我國將退稅政策作為刺激外貿增長的手段,稅率時高時低,這并不合理。出口退稅零稅率不應只是權宜之計,而應該是鼓勵出口的常態化政策。

三是培育外貿綜合服務企業為提供融資、通關、退稅等服務,如河北、福建。

另外,陜西、甘肅、河南均提出復制現有自貿區創新辦法,并將自貿區申報寫入了政府工作報告。

“采取通關便利化、減免進出口相關稅費、幫助企業解決融資難題等措施,對外貿穩增長發揮了不少作用。”宋泓表示,在外需疲弱、國內制造業面臨調整的大環境下,政策的空間并不大,而有賴于整個經濟形勢的好轉。